河池论坛

搜索
查看: 2369|回复: 0

[文学] 创作中的小说节选

[复制链接]

23

主题

24

帖子

117

积分

初级会员

Rank: 2Rank: 2

积分
117
发表于 2019-1-9 09:3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38
一抹夕阳的光线从云层的间隙透出来,斜照着整个赛村。
马兰花挪一根凳子靠着檐柱子坐着,静静地向村头凝望。一个多月来,她几乎都是这样。在她心里,桂亚德没有死,她只想翘首盼望在山上劳作的桂亚德快点回来,然后一起生火做饭,一起议论着农作物的长势,一起预算着收成……马兰花怀念着那些年和桂亚德一起在家耕种的快乐日子。可自从开始做生意以后,每天都在如何赚钱上精打细算,自己对亚德缺少了过问。特别是这几年来,自己在县城赚钱,又能够和儿子儿孙居住,过得还满足,可是桂亚德却被忽略了,原以为给他一些钱花就能够……唉!桂亚德原来是不喝酒的,在村里独居后……喝酒能够填补一个人精神的空虚吗?钱能够满足一个独居人的欲求吗?怎么才能解脱一个人的重负?唉!——马兰花想到这些的时候,常常是一连串地叹着气,偶尔还用手在胸口捶打几下。
这一切,徐夸嘴都看在眼里,疼在心头。这一个多月来,徐夸嘴也都是在太阳准备落山的时候,挪一张凳子坐在自家的屋檐角,面朝马兰花的屋子凝望。自那天帮忙料理完桂亚德的后事以来,徐夸嘴还没有到马兰花的屋子去过。他一直揪着心,找不到一个理由去接近马兰花。
“岚岚她妈,你做晚饭,我带岚岚去走走。”林晓翠刚扯黄豆荚回来,徐夸嘴就交代。
“那你去吧!”林晓翠不明白什么,随口应了一句。
徐夸嘴便牵着徐岚岚的手,向马兰花的家走去。
“岚岚,快叫姨婆。”徐夸嘴大声地说,故意引起马兰花的注意。
“姨婆,姨婆——”徐岚岚甜脆的叫声让马兰花转过身来。
“岚岚乖,岚岚乖。”马兰花回应着站起来向徐夸嘴爷孙俩打招呼。
“兰花,吃夜饭了没有?”徐夸嘴问这话时,声音有些颤。
“还没有,不想吃!”马兰花说。
“我是过来还钱的。还是半年前,我跟亚德要来买鸡仔的。我——我还给你。”徐夸嘴一边说一边掏出二百块钱递给马兰花。
“哦,不用了,这钱你留着。”马兰花推辞说。
“不行,这些年来,我得他的好处多了,还不清的情啊!”徐夸嘴故意想把话拉开。
“唉,人都走了,你就不要再念他的好啦!”马兰花倒是劝慰着徐夸嘴。
“也是啊,你也要看得开一些。去的回不来的,活着的我们还得继续生活啊!”徐夸嘴也顺着说。
……
“我不打算到县城去住了,住在村里也好,自由自在的。你有空就过来坐坐啊,别——别像陌生人那样的客套。”徐夸嘴临走时马兰花这样说。
一个多月来,徐夸嘴怕面对马兰花,怕说话勾起她的伤心。其实,他是没有欠着桂亚德的钱的,只是找了一个还钱的借口终于接近了马兰花。想不到,结果不是像他原来想的那么透凉。离开了这么多年,马兰花的秉性一点儿都没有改变。在他心中,马兰花依然如一朵盛开的兰花一样馨香沁脾,回味悠长。
回到家里,徐夸嘴想着,久久不能平静,他的心里萌生了一些大胆的想法。
39
林晓翠从早到晚在田间地头忙碌着,她想种些瓜果蔬菜拿去卖,以便填补一些家什。她舍不得用徐富贵寄回的那些钱,她全部存进信用社以便作整用。
“晓翠,你又有汇款单啦,我在邮电所的小黑板上看见了你的名字。”太阳下山了,林晓翠刚从地里回来,抱着徐旺旺正在喂奶,王桂花就一边喊一边走过来,声音响得整个村子的人都听得到。
“亲娘,看你讲那么大声的,好像——好像——”林晓翠不想让王桂花喊那么大声,但她也不知道怎样制止。前几次徐富贵寄来汇款单,王桂花也是那么大喊大叫的,惹得村里的很多人都羡慕,都埋怨自家外出的人不如徐富贵,甚至有些话还让林晓翠听起来感到刺耳。
“富贵又不是去偷又不是去抢,靠着本事去挣钱,咋不给讲呢。我还得好好讲呢,我好让我的亲家也得有一个面子,也得出一口气哟!”媒婆王桂花一向来都是有话就说,倒没在乎谁的感受。
第二天一早,林晓翠就骑上单车往芭木乡的邮电所赶去,她想快把汇款领出来,存到信用社去,然后又赶回家来料理她种的那些瓜果蔬菜。
林晓翠在收发室签字领到了汇款单,急忙填写。
“我填好啦,麻烦你给办理。”林晓翠把身份证和汇款单一同递过去,轻声地说。
柜台里一位戴着眼镜的年轻人接过汇款单细看了一下,抬起头来,久久地打量着林晓翠。
“见你的面好熟的,你是桓高七十八班的吧!”那年轻人问。
“是的,你是?”林晓翠问。
“我叫何喜,是桓高七十六班的,和你同届的。刚到你们乡邮电所工作一个多月。”何喜积极地自我介绍。
“哦,那你以后多关照啊!”林晓翠一阵惊喜,脸热了一下,甜脆而柔声地回答。
“你一万元的数,我们所里的钱不够给你。等到今天县邮电局的钱到了才可以领。”何喜想和林晓翠多拉扯一会儿,便故意说。
“哦,这样啊,我还有事呢,我想——我想快点儿。”林晓翠信以为真,但她还是急切地说。
“啥事这样急嘛,家里还有——还有孩子?”何喜没看出林晓翠已经是两个孩子的妈妈,只想诈着问。
“是的,我——我——”第一次遇见何喜,虽然是同届同学,可是以前从来没有搭腔过,林晓翠的印象中没有他,便不好说自己已经结婚而且还有两个孩子。
“读书时我就注意过你的,只不过——只不过你眼高,从来没有看我一眼。没想到还能在你的家乡见到你,你还是像读书时一样的漂亮!”何喜不相信林晓翠的话,逗着说。
“我没骗你的,我已经有孩子啦!你看汇款单上的汇款人就是孩子他爸。”林晓翠想把话说得透明一些,好让何喜的心恢复平静,因为从刚才何喜看她的目光里,她感觉到何喜的喜悦和渴求,甚至还有点贪婪。
“哦,他去广东打工啊,隔得远不容易回来的!你一个人在家,时光难以消遣啊,要保重好自己!”何喜说出这话时,像是很关心的。
“我知道的,谢谢你啊!”林晓翠本来感到一阵子的心酸,差点来了眼泪,可她强忍着,轻声地说,眼睛不敢再看何喜。
“你有急事,我把我的钱先垫给你吧!”何喜想给林晓翠留一个好印象,说完就把钱点数给她。
林晓翠接过钱道了谢,急忙往乡信用社走去。
目送着林晓翠离去,何喜的心真的不平静起来。
微黑而红润的脸颊,柳叶眉下一双会说话的丹凤眼,丰满而匀称的体型,还有散发出的一股成熟的女人韵味……何喜回味起这些,他恨不得林晓翠就是他的。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河池网

本版积分规则

文艺休闲

文艺休闲

关注 (10)

请添加对本版块的简短描述
2今日 302主题

论坛聚焦

    发布主题 上个主题 下个主题 快速回复 返回列表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