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池论坛

搜索
查看: 2720|回复: 0

[文学] 正在创作的小说节选

[复制链接]

23

主题

24

帖子

117

积分

初级会员

Rank: 2Rank: 2

积分
117
发表于 2018-12-13 12:0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4
徐夸嘴回到村子里,赛村的人都不敢接触他,都像躲避瘟神一样逃避他。徐夸嘴哪儿也不敢去,他只能每天看着赐福村的人集中一条龙似地出工,一起抬着打斗(用木板做成打稻穗的工具)拿着镰刀走向田野;他只能看着马驮队的马帮们来到村里又从村里离去,只能听着那套在马脖子上的铃铛发出的叮叮当当声渐行渐远,最后消失在山坳那边。徐夸嘴哪儿也不能去,因为那个吃大胜委员的话一直在他耳边回响,徐夸嘴希望公社尽快怕人来调查清楚,好让他尽快地恢复工作,能够挣到工分。
徐夸嘴左等右盼地压着日子,可等到年底也不见公社来什么人调查他的事情。那年分粮的时候,原本凭着苏小小的出工得分是可以分到一点点口粮的,可徐夸嘴交不出三十元钱来,夏有权用苏小小的工分给抵扣了,还差九块八毛钱。徐家那一年没有分到半点口粮。那分完口粮后的寒冬腊月,赐福村的人就经常看见苏小小带着徐一丫、徐二丫、徐段丫在集体收获后的玉米地里、红薯芋头地里、稻田里、花生地里翻捡一些遗漏的粮食。那情景就像一只瘦了架子的老母猪带着几个猪仔在野外拱食,尖叫着,浑身瑟瑟地发抖。徐夸嘴常常是看在眼里,痛在心头。徐家的日子好不容易挨到第二年的六月,苏小小便出了大事。
苏小小的事情确切讲来是徐一丫引起的。
那天傍晚,徐一丫因为饿得慌,悄悄地钻到村头集体的玉米地里掰了六棒玉米。那时的玉米还没成熟,还挂着红须须。徐一丫怀抱着玉米棒走进家门的一刹那,徐夸嘴就感觉到大祸将要降临了。徐夸嘴马上抢过徐一丫怀里的玉米棒迅速地收到火铺下面去。徐夸嘴很冲动的想打徐一丫一顿,可是他没有。趁着夜色,他迅速地找到了徐一丫掰掉了玉米棒的秆子,迅速地拔起来,迅速地用手刨平松动的泥土,迅速地扛起还是青绿色的玉米叶秆,迅速地跑到村边的深洞边把玉米叶秆丢下去。徐夸嘴所完成的那一切,就像运动员跳鞍马的连环动作。坐在洞口边的石头上,他长长的舒叹了一口气。
走进家里,徐夸嘴想要狠狠地教训一下徐一丫。可是,徐一丫已经蜷缩在火铺上,嘴里发出微弱的声音,“爹——爹,我——我饿——我——”。苏小小抱着徐富贵在喂奶,火都没有烧。徐二丫和徐断丫围着三脚圈(用来架鼎锅的),光着的下身和脸蛋被黑褐色的火灰染得像两只上了色的受惊的小花猫,愣愣地看着徐夸嘴。
徐夸嘴烧上火,架上鼎锅。他把刚才藏到火铺底下去的玉米棒拿出来。他不敢点亮小小的煤油灯,借着火光,他剥开玉米壳,想把玉米籽掰下来捣碎了煮稀饭给孩子们吃。可是玉米籽太嫩太小,一出力掰就成了浆。徐夸嘴只能用菜刀把玉米籽从棒上一丁点的刮下来煮到鼎锅里。
徐夸嘴熄灭了煤油灯,一家人围着火铺心惊肉跳的吃着玉米糊,嚼着玉米棒子。
徐家所做的这一切,村里的人没有发现任何蛛丝马迹。可是,事情就出在了第三天早上,徐家的事情被揭了出来。
5
“哎哟哟——哎哟哟——,哪个背时鬼砍脑壳死的!哪个屙崽死断子绝孙的!屙精屙怪屙到哪里不得,偏偏屙到老娘的屋边来了——老娘操他祖宗十八代,老娘许他要吊颈脖死!……”。
天刚蒙蒙亮,赛村的人很多都还没有起床,村中间晒谷坪旁边空着的一块草丛上就有一个女人在咒骂。那声音仿佛是村里的一只公鸡在打鸣,很高亢,很响彻,在整个村里响起回音,一圈一阵地荡漾开来。很多人都惊醒了,竖着耳朵听。
“吓(欺负)人啊——哪个更子吓人的,老娘一定要拔他(她)出来,把他的卵毛坯毛都扯光,把他的鸡巴麻坯割喂狗!”……
骂得出这些话的,响得出那样高声的就是村中间的梅广播——梅时彩。村里人都听得出,很多人都不约而同地站到她家的屋角底下来看热闹。
“老娘起初还不懂得是什么东西,踩到老娘的脚下一大泡,稀糊糊的沾满了老娘的布鞋。老娘拿起布鞋一闻,臭得老娘想打饱呕,不是狗屎,不是猪屎,是人屎!”,梅时彩见有人来观望,似乎想很详细地描述她踩到那泡屎的过程。
“去屙屎踩到人屎有运气啵!梅广播——梅广播——你要时来运转了哟!”,平日里爱和梅时彩搭腔的华四会在她家的屋檐底下高喊。
“运——运你妈的坯,人家都把屎屙到老娘的屋旁边来了”,梅时彩高声地应和着华四会。
“哎哟——哎哟——快过来看啊——快来看啊,这是有人偷吃嫩玉米的屎,还有玉米棒呢——还有玉米棒呢!”梅时彩好像发现了新大陆似的,高兴地叫喊着。不到一刻钟的功夫,那块草地上那泡屎的周围都站满了人。夏有权也领着几个队干及时赶来,围着那泡屎查看着、研究着。
半个小时后,夏有权就当场宣布:
“梅时彩同志早起,善于在集体的空留地里发现问题。梅时彩发现问题后及时呼喊,为我们解决问题赢得了时间。我们决定给梅时彩增记工分十分。”听到夏有权及时表扬及时给她嘉奖,梅时彩心里暗自高兴——老娘也是想到那块空地上屙野屎踩对的,她差点笑出声来。
“我们只用了半个小时就得出了结论——那是一泡人屎,是一泡偷吃集体的玉米没有消化玉米棒的人屎!我们几个人决定要一查到底!我们坚决走发动群众、依靠群众、相信群众的路线,希望大家积极提供线索,不能互相包庇。”夏有权的话似乎字字珠玑,似乎像黄金一样在很多人的眼中都闪着金光。
徐夸嘴没有去到现场,他端了一根板凳坐自家的门前默默地坐着,心里像七八只吊桶在打水。苏小小睡在屋里那张简单的床上连身都不敢翻,她怕那些人直接冲到屋里来把她楸走,因为她知道那泡屎是她屙的。
太阳升得很高了,苏小小才爬起来,因为她要出工,和集体一起去田坝耘稻秧。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河池网

本版积分规则

文艺休闲

文艺休闲

关注 (10)

请添加对本版块的简短描述
2今日 302主题

论坛聚焦

    发布主题 上个主题 下个主题 快速回复 返回列表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