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池论坛

搜索
查看: 2723|回复: 0

[文学] 创作中小说节选

[复制链接]

23

主题

24

帖子

117

积分

初级会员

Rank: 2Rank: 2

积分
117
发表于 2018-12-24 08:2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16
每年秋收过后,赛村的人都互相转工来改造房屋,很多人家都砌起了石墙盖起了瓦房。
徐夸嘴这几年来都忙着做糯米饭生意,屋壁的三面都还是篱笆围上的,有时真是“月出月点灯,风来风扫地”的。徐夸嘴就想把屋墙砌起来,扛石头、挑石沙……他一个人忙了两个月。徐夸嘴没有帮过工,只是曾经看过别人砌墙……但他觉得那砌墙的活儿,自己可以试一试。于是,徐夸嘴就拆篱笆挖墙脚下墙基忙碌起来,叮叮咚咚的声音响彻在赛村里。
“夸嘴,你一个人砌墙不太方便,我们转工来做,怎么样?”桂亚德看见徐夸嘴一个人在砌着屋墙便大声问。
徐夸嘴看见是桂亚德,便停住了手中的活儿,急忙叫桂亚德进屋坐。
“夸嘴,你从来没有砌过石墙,你放的地脚线都不对。你这样放线砌高了会倒下来的。再说你没有帮手很不方便。我家这段时间也在弄房子,人手也不够。”桂亚德说得很真诚。
“哦,我只会搬石头和拌灰浆的,你看行不!”徐夸嘴有些感动,他做梦都没有想到桂亚德会来和他转工。
“行,明早你就先到我家去,我先回去了。”桂亚德说完就起身离开。
徐夸嘴站在自己砌了一米多高的屋墙边,看着歪斜着一块石头压不着另一块石头的石墙,想起刚才桂亚德说的话——“他真是一个大好人啊!”徐夸嘴只能在心底默默的感叹。
第二天一大早,徐夸嘴就来到了桂亚德的家。
刚进入冬日,天还不算冷,来帮工的陆陆续续的来,男女都有。到来的人简单地打一声招呼就挽起裤脚撸起袖子干起活来。
徐夸嘴按着昨天和桂亚德说好的,他卖着力气似的不时搬着石头,不时拌着灰浆。即使累到气喘吁吁汗流浃背,他都没有歇息片刻。那些来帮工的人都怀着不同的眼光看着徐夸嘴,都怀着不同的心思揣测着徐夸嘴,甚至不时有人高声地喊着——
“夸嘴,你不知道累啊!”。
“夸嘴,你比做自家的都还勤啵!”。
“夸嘴,力气大咧!”
……
面对那些叫喊的人,徐夸嘴都只是轻声地应着:“是啊!”,然后就很尴尬的一笑。
“夸嘴,不出去做糯米饭生意啦?这活又脏又累的,你也做得?”华四会的这一问,似乎激起了来帮工的人的话头——
“没有人“垫脚”很难做喽!
“我看也是!”
“听说是何小六帮他的?”
“是呀,你还不知道呀!”
“其实何小六是很和善的,那几年他每次回来都买点水果糖送给左邻右舍的。”
“何小六和他嗲一样心好,能帮着就帮着呗。那时我们生产队拿公粮去交,还没有完全干,他嗲就收下了,然后就自己搬出来晒。听说他那样做折了称,还差点挨“回家”的。”
“这次是哪个狗日的去揭发何小六,听说他挨辞退了。”
“是啊,哪个这么没良心的去做损德的事,村里有个人在外面当干部也好啊!”
……
帮工的人你一言我一语的说着。徐夸嘴听得很不是滋味,他翻江倒海的感觉都有。
收工后,来帮工的人都要在桂亚德家吃一餐饭,可徐夸嘴没有吃,他一收工便回了家。
第二第三天本来都还要在桂亚德家帮工的,徐夸嘴都没有去,他觉得那些帮工的人说话也够损人的,也够……怕自己实在忍受不了和他们起冲突,左邻右舍的也不好相处。他不想转工了,只想先找人来砌自己的屋墙,自己出去做点什么生意赚点钱回来还工钱。
“夸嘴,这两天都没去帮我,是不是前天给累着啦!我这两天忙着没得问你。”天刚黑,桂亚德踏进徐夸嘴的门槛就说。
“不是的,我是……”徐夸嘴不好直接和桂亚德说。
“那帮人嘛,都是这样的。什么事情七嘴八舌的说完了就完了,没有谁去在意谁。这几年来,我在村里帮工,习以为常了,扯到哪一家说到谁就当耳边风。你嘛,也不要太在意,男人的胸怀应该大一点!”桂亚德笑着安慰徐夸嘴。
“亚德,我倒不是太在乎他们讲的那些话。我是觉得他们一讲到何小六我心里就难过。”
“是啊,村里的很多人都同情何小六的。”桂亚德说。
“亚德,我不和你转工了。你把你的房子做好后,带几个人来把我的屋墙砌起来,你看要多少工钱,过后我付给你。我还是想出去做点生意。你看行不?”徐夸嘴很诚恳地说。
“行啊,你赶了那么多的圩场,对东西买卖的差价应该是懂得的,不像我们整年整日的都在村子里转,一年四季都没有去圩场几回,不懂得做哪一样能赚点钱。”
……
夜很深了,桂亚德才离开徐夸嘴的家,他也有点想出去做生意的念头。
17
一个月后,桂亚德家的房子建好了。吃过晚饭,桂亚德就和马兰花商量说。
“兰花,我们的房子做好了,但是还欠着别人的一些钱,你看——”。
“是啊,要是仅凭一年养一两头猪和我们家的母牛生的牛仔来卖,我看是要好几年才能还上噢。再说,明年立智和立慧都要去乡里读书了,每个星期要用一些钱。你看开年以后,我俩——”马兰花也拿不定主意,想听听桂亚德的想法。
“现在很多东西的买卖都好像放开了,你灵活一些,你出去做点生意,我在家种那些田土。还有徐夸嘴家的屋墙,他让我带人去砌,他说给工钱的。你看怎样?”。
“我也倒是想去做点生意,但这些年我俩都在家,不知道做什么能赚到钱呢!”马兰花有些感慨地说。
“徐夸嘴在圩场做了这么久的生意,他比较熟悉行当的,那天晚上他和我谈了很久,我觉得他讲的做服装生意还是能够赚钱的,但本钱要得比较大。你看我们凑点钱和他一起做,行不?”。
……
春节过后,徐夸嘴和马兰花就做起了服装生意。和那时徐夸嘴卖糯米饭一样,他俩卖服装也是五更出门天黑才归,风里来雨里去的,肩挑背背,按着圩场规定的日子,从一个圩场卖到另一个圩场,从不间断。
一年下来,马兰花还清了修建房子欠着的钱。徐夸嘴家的屋墙也给桂亚德带人砌好了,他付清了工钱。
马兰花和徐夸嘴一同做服装生意赚到了钱,触动了村里的很多人。只要马兰花一落在家里,村里就有人来和她“取经”,都想放下家里的农活跟着她学做生意。可是,夏有权的死彻底毁灭了马兰花和徐夸嘴的生意,也沸腾了整个村子。
那天晚上,已经是一弯西月如钩,徐夸嘴和马兰花还急匆匆地赶回在从芭木圩场到赛村的山路上。
“夸嘴,你看那路口好像躺着一个人!”马兰花突然对跟在她身后的徐夸嘴说。
徐夸嘴汗毛突然悚了一下,“别乱吓人,天黑这么久了这岔路口还有人?你别眼花了,我怕是鬼哟!”。
“你去看清楚,要不以后我不敢走夜路的。”马兰花的心里也很怯,是人是鬼她要徐夸嘴去看个清楚。马兰花曾经听村里的老人说过,走夜路遇着模糊的东西一定要看清楚,要不会越想越后怕的。
徐夸嘴放下担子走了过去。
“你是哪个?这么夜了怎么还睡在这里?”徐夸嘴大声地问。
徐夸嘴接连叫了几声都不见有回应。他壮着胆子靠近过去。只有微微的月光,他还是看不清躺在地上的人是谁。
“兰花,你把手电筒拿过来照一下看,我看不清是谁。”
“哎——我放好背篓就拿过来给你。”马兰花应了一句。
“是夏队长!夏队长——夏队长——”徐夸嘴借着手电筒的光看清了并喊着。
徐夸嘴接连叫了几声,夏有权一点应声都没有。马兰花不敢靠近,她照着手电筒,叫徐夸嘴挨近去看。
夏有权吐了几大泡在地上,已经不省人事,气息微弱。
“夏队长又去和乡里面那个吃大胜喝酒了,每逢圩日他都去。前几次我看见他喝得醉醺醺的,都散场了,他还在场棚里转,好像是找不着路回家一样。”徐夸嘴说。
“喝酒以后躺在地上会发酒寒的,要是躺久了会——怎么办呢?”马兰花记得醉酒后遇着寒冷会死人的就急着问。
“我背他回去,你帮我背我的担子。”徐夸嘴说。
马兰花背着东西走在前面,徐夸嘴背着夏有权走在后面。一前一后的走着不到十分钟,徐夸嘴感觉到背上的夏有权越来越重,而且好像没有了呼吸。
“兰花,你停一下,夏队长好像不行啦!”徐夸嘴气喘吁吁的说,马上擦着地轻轻地把夏有权放到地上。
“是不行啦,他都没有了呼吸!”徐夸嘴把手挨到夏有权的鼻子边,然后哀伤地说。
“怎么办呐?这距离家都还有二十多里路。”马兰花几乎是带着想哭的腔调说。
“我在这里看着,你跑会村子去叫夏大虎带人来!快点啊!”徐夸嘴交代说。
马兰花小跑着来到夏有权的家门口。夏家的两扇大木门已经关闭,只有屋里还亮着一盏煤油灯透散出一丝光。
“大虎,大虎,你快开门,你嗲他晕在路上啦!”马兰花敲着门大声的喊着。
“在哪个路上?你快说!”夏大虎急着问。
“我也不懂那个坡叫什么地名,就是去赶芭木圩——路上口渴了喝水的那条溪水沟边。”马兰花说。
“那死鬼,我讲他是要醉死的,场场(每个圩日)都去找那吃大胜喝,还拿鸡去送!听那吃大胜说帮——帮得了什么哟!都退休了的!”胡三花在屋里大声数落着骂起来。
“娘,你不要乱吼啦,我去把他背回来再说!”夏大虎说。
“你背不动的,徐夸嘴背了一下,可是——你还是去叫村里的人帮忙把他抬回来吧!”马兰花一说,夏大虎似乎也感觉到他嗲醉得不轻,立即在村子里高呼:“大家快起来帮忙啊,我嗲他在路上回不来啦!快来啊——快来啊——”声音在整个村子里回荡,显得十分惶恐和凄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河池网

本版积分规则

文艺休闲

文艺休闲

关注 (10)

请添加对本版块的简短描述
1今日 302主题

论坛聚焦

    发布主题 上个主题 下个主题 快速回复 返回列表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